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11 (完结)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10


       “我和安菲娅的爱情独一无二。”

       “而现在,我要给你们施个魔法,你们同样的独一无二爱情将在时间的打磨之下变成独属于你们的独一无二。”

       餐桌上的三人大笑起来,勇利被两个俄罗斯人用伏特加灌得面红耳赤,一把推开椅子,拽起维克托就要跳舞。

       安德烈在一旁注视这两人,想起当年和安菲娅共舞的景象,忧伤仍在,却挡不住心中汹涌的感动。

       我已经老了,但好在我还能和我们的孩子一样,一直开心地笑着,直到再次见到你为止。

 

       当第二天两人在安德烈的老房子用过晚餐告别时,屋外已经满是夕阳了,维克托全身都洋溢着一种轻松至极的气息,让勇利感觉他随时都可能轻飘飘的飞起来。

       但两人关于结婚的约定又是那么秘密,安德烈几乎已经放弃所有的社交生活,专心和自己的画为伴,只有冰场上同时训练的选手感觉他们更加无法直视,其他并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除了雅科夫。

       他看着天天黏在一起的两人叹了口气——这些天他叹气的次数简直成级数的增长,自从莉莉娅①告诉他从安德烈那里得到的信息之后。

       但他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批准了两人之后几天的请假,可能还有之后一系列的请假。

       “维恰!勇利!下个赛季要是上不了领奖台,我就把你们逐出冰场!”

       “尤里!你今天的训练量已经够了!给我下来!你要是提前退役就继续在你的生长期没完没了地跳四周!”

 

       然而和雅科夫估计的不一样,他们既没有留在俄罗斯,也没有去日本,而是飞去了去年大奖赛决赛的举办城市巴塞罗那。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教堂,除了唱诗班之外,只有维克托和勇利。

       “这次我可不想再被勇利抢先了,万一又被解释成护身符什么的,我就要伤心至死了。”

       “维克托......”勇利小声叫了一声,随即有些奇怪地问,“你,你摘我戒指干什么?”

       “在日本,婚戒是戴在左手才对吧?”维克托一手小心翼翼地拿着戒指,另一只手抓起勇利的左手,几近虔诚地将那枚戒指套在无名指上,“我可不想给你什么找借口的可能。”

       勇利难得地没有脸红,而是主动笑着去吻维克托,却被制止了。

       “这么心急干什么,订婚戒指戴好了,结婚戒指还没呢。”

       “诶,但是......”

       “笨蛋,这个要挂在你胸前的。”

       勇利看着维克托从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搂过他的肩膀,将已经穿好链子的戒指在他的后颈上扣好。

       然后将属于他的另一半放在自己的手心上。

       “到你了。”维克托笑着,主动低下头方便勇利动作,然后在扣好之后一把抱起他,难分难舍地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他们不需要那张小纸片,也不需要什么证婚人,他们只知道,他们在一起,并且将一直一直地在一起下去。

 

       回到俄罗斯之后,他们本来想和往常一样训练,编排节目,让大多数人都以为他们是在为下赛季做准备。

       但这个幻想却被雅科夫一声响彻冰场的大吼终结了。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胜生勇利!你们两个人要是想活着走下冰场,不被你们脖子上挂的东西打傻,就给我把它们摘下来!现在立刻!”

       于是冰场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们脖子上又多了一对戒指。

       维克托几乎哭着摘下他挂到勇利脖子上的戒指,然后又摘下了他自己的。

       冰场中间的尤里发出一声幸灾乐祸的笑声。

       幸好大家还是比较有义气将关于他们新节目的消息封锁在了这个冰场的范围内。

       米拉不承认她更想看一周之后花滑界的大地震。

 

       4月25日那一天,所有跟花滑沾点边的人,尤其是和维克托以及勇利沾点边的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手机上维克托和勇利同时发出的一条简洁到极点的ins:

       “5月6日双人滑演出,时间地点及购票信息见链接。”

       配图是两人脖子上那两条被反反复复戴上摘下又戴上的项链和上面穿着的戒指,但它们的主人显然乐此不疲。

 

@克里斯托弗·贾卡梅蒂:!!!你们两个就不能事先给个消息吗!!这难道是让我去抢票?!!

@披集·朱拉暖:虽然应该先说一声恭喜,但我还是有一句话要讲:勇利!你还当我是最好的朋友吗!别告诉我没有黑箱!

@JJ:你们居然比我先结婚了!!我要去准备婚礼了!!

@南健次郎:勇利前辈??!!

@萨拉·克里斯皮诺:@米拉·芭比切娃!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还有@格奥尔基·波波维奇!@尤里·普利谢茨基!你们这群坏人!

@尤里·普利谢茨基:我才不想参与到这么无聊的事情里!米拉那个老巫婆与我无关!

......

@胜生真利:......心情复杂。

@奥川美柰子:@胜生真利 我也是,然而一起去吗?5月2号机票打折,还能再多玩两天。

......


       维克托和勇利一边翻着ins一边笑得在床上打滚,然后给所有认识的人都发过去一张电子请柬。

 

       短短十多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上八点,圣彼得堡冰场上的灯光已经暗了下去,所有人都在等着今晚的两位主角出场。

       头顶的灯光打下的时候,维克托和勇利已经在冰场中心站好了,眼尖的人发现,他们的考斯腾是类似和服的样式,布料上的花纹精致却不显繁琐,并且专门又一个饰扣可以将脖子上的戒指扣在胸前。

       音乐声响起,两人背靠背分别向前滑行,相距不远后各自转身。

       勇利以维克托为中心,划了半个弧靠近,而后维克托以相反的方向绕圈蹬冰,对视中,仿佛世界上只有彼此。

【我迎向你的目光

在这段有你相伴的漫漫长日里

我们却绝口不提爱情

但我将凭借着夜雨

诉尽情衷】

 

       维克托松开勇利的手,一个大一字滑开,跟着是一个3A的跳跃。

【你的悄声回应如同叶子轻摇般传来

我将以鹤悲鸣的姿态,大声说出:

我爱你!】

       勇利踩着节拍,沿着同样的方向以鲍步下腰。

【我也将如此回复呼啸的风声:

我爱你!】

       前半段的最后一个单词落下,保持着静止的姿势,维克托俯下身去吻勇利。

 

       后半的滑行不再是前半段的相互追逐,冷色调的灯光却没有半分悲凉的色调,投在两人默契到完美的身影上。

【说不尽的话语

如同春天里的繁花一般难以细数

但我仍无法以言语形容

天上繁星点点

如我所爱

也仅有唯一的月亮可以与你相称

我将以鹤悲鸣的姿态,大声说出:

我爱你!

我也将如此回复呼啸的风声:

我爱你!

让那风声、雨声

以及鸟群渐渐远去的鸣声

都化为我们之间爱的絮语

我将以鹤悲鸣的姿态,大声说出:

我爱你!】②

 

END


①私设莉莉娅是维克托母亲安菲娅芭蕾舞界的同伴。

②选曲:维塔斯《鹤之泣》。


本来按大纲是还有下个赛季的内容的,但感觉剧情写到这里已经很完整了,就干脆在这一章完结了(笑,还有一些没写进去的内容,包括下赛季的节目等等之后会开一篇番外写完,并且把时间线和文中出现过的所有选曲整理一遍。

谢谢一直看到结尾的各位,给你们比心。

P.S.这篇正式完结之后大概会开另一个长篇,同样是原著向背景,但有个年龄操作,从勇利小时候开始写o( ̄▽ ̄)o。

评论(9)

热度(123)

  1. 维勇Yuri羌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