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7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从本章起,维克托家庭背景私设注意。

前文接 Chapter6


       “勇利!我带你去旅游吧?来圣彼得堡之后一直在训练都没有好好逛过俄罗斯!”

       两人刚脱离赛季两天,维克托就兴奋至极地一直想要带他出去玩,以各种方式。按常理来说,即使不在赛程期间,身为花滑运动员的他们也应该维持每天三小时左右的常规训练以保持感觉,但上赛季维克托亲身证明了摸了八个月的鱼依然可以在各种A级赛事中取得相当不错的成绩之后,他的旅游神经就蠢蠢欲动。

       哦,别提了,更何况这次还有勇利在身边!怎么能不趁此机会好好放松一下?

       但勇利显然是在为他的体质而烦恼,对他而言,不运动就相当于发胖,发胖就意味着需要花更长的时间来进行训练,并且会影响他的成绩,然而最终他却被维克托以“有那么优秀的减肥能力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训练还能增长体能”而说服了。

       真见鬼!当勇利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不由自主地思考这个季节在俄罗斯各地需要穿什么的时候,他无力地捂住了脸。

       “雅科夫那边我会去解决的不用担心!就说我们去找下赛季的灵感就行了,我原来经常这么干!”听着维克托轻快的语调,勇利对雅科夫那地中海一般的发际线有了深刻的同情。尽管不擅长人际交往,但他却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相当敏感,按雅科夫对待维克托的那种态度,几乎跟看自家孩子没什么区别,照顾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大龄儿童不知多久,也的确够让他头疼的。

       希望自己的出现能为他分担一部分压力而不是加重,勇利无不纠结地想到。

 

       “当然另一件事你也别想逃!”

       勇利一下子就紧张起来,这两天之中维克托反复地提起当初结婚的约定,【你当时没反对我就当你是同意了哦,怎么可以现在反悔!勇利你这是在欺骗我的感情!】每次想起维克托那双泪汪汪的冰蓝色眼睛,他就无法说初什么坚定的拒绝,只能以结结巴巴的“能,能让我缓缓吗?”来回应。

       事实上,他并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

       整个赛季因为紧张的训练让他无暇分心去思考比赛之外的事情,即使有时候被维克托可以说是相当越界的行为刺激到了,思维向着什么危险的地方滑去,也很快被他强行拽了回来,一方面,他向自己强调比赛的第一位,另一方面,他在害怕,害怕维克托只是一时兴起,害怕他太过自以为是,害怕旁人的目光和维克托身上太过耀眼的光环,害怕各种事情......害怕这是一场梦。

       但幸好,这些无法说出口的害怕,被维克托以同样无声的方式一一终结了。

       他想起在维克托的帮助下,他在四个月内拿下了他原本以为自己一生都无法拿下的那些奖牌。

       他想起维克托用独有的信任让他在四个月内明白了自己随处可见而又并不“随处可见”的特殊。

       他想起来巴塞罗那的那个晚上,在说出“让这一切结束吧”之后,那些漂亮而脆弱的眼泪,和因为生气而有些走调的质问。

       他想起在清晨赤身裸体地醒来后,维克托环住他腰部的那双形状优美的手臂。

       他想起这两天维克托反复提起结婚一事而无法得到他明确回应的隐隐失望的神情。

       ......

       他知道,他应该做出一个负责任的决定。

       看着维克托穿上家居服打了个哈欠走出卧室准备做早餐,勇利深吸了一口气,一个一个坚定地按下家里的电话号码,最终按下了通话键。


       几声“嘟”......“嘟”......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然而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那边响起的是他妈妈的声音。

       “小勇利,终于想起来给家里打电话啦?”开头的招呼就让勇利不禁脸红了起来,前几次的通话都是在比赛结束后简单的祝贺和回应祝贺就挂断,这还是第一次,这赛季结束后第一次和家人整式的电话。

       “抱歉啊妈妈,这两天太乱了,我,我没能想起来......”勇利越说越小声,最后忍不住包裹一旁的被子把头埋了进去,然后闻到了浓浓的汗渍味。

       ......更尴尬了,勇利的头顶几乎冒起蒸汽。

       “没事没事别担心,男朋友在肯定不会像原来那样第一时间依赖家长的。”

       “妈妈!”勇利短促地叫了一声,紧接着停顿了好久,才让自己平复了一下情绪继续发出声音,“维克托问我......他问我......什么时候考虑......结......结婚......我,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结尾的大声让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几乎是祈祷着在厨房的维克托不要听到。

       “维酱在你们去俄罗斯之前跟我谈过了哦。”

       勇利被这句意料之中而又意料之外的话震得面红耳赤。

       ——果然维克托干了什么!

       “抱歉啊勇利我擅自把你小时候的相册拿给维酱看了,还有你拜托我收起来的海报。”

       每句话都能点着勇利让他原地爆炸。

       “因为我看得出来,维酱真的很喜欢你,海报上的他从来没有在咱们家里那种笑,不是吗?”

       一个反问,让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勇利再次安静下来。

       维克托离不开他。

       这个不止他一个人察觉到的事实让他在窃喜的同时有了一份安心。

       “所以,按你真正希望的去做,好吗?答应我,勇利,我们爱你,每个人。”他知道母亲的意思,每个人里包括维克托,他不能再像曾经那样忽视那些身边的人了,尤其是这个对他最重要的人。

       “我知道了......谢谢你,妈妈。”他有些哽咽,“爸爸和真利姐呢?”

       “我去叫利夫来,他在客厅和客人看球赛。”

       咚咚的脚步声远去了,电话中静谧了十几秒钟,但勇利已经不再忐忑了。

       很快的,电话再一次被接了起来。

       “小勇利,早上好啊,”利夫相对宽子而言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刚刚你妈妈已经跟我说过了,是好消息吧?”

       “嗯......对,”勇利艰难地停顿了一下,脸上的神情是他自己想象不到的认真,“爸爸,我想结婚了。”

       “唔,果然是一如既往的风格。”利夫友善的取笑让勇利想起过往那些时光,他总是在坚定地决定某些事之后给他的家人一个惊喜,尽管他原来可能并没有意识到。

       而这些都让他在接受维克托之后意识到了。

       “我们爱你,勇利,详细的内容确定下来了吗?”

       “没,没有,只是决定了。”勇利前面还有些磕绊,最后几个发音已经沉着了下来,“谢谢你爸爸,我也爱你。”

       “到时候再联系,小勇利,我们家在维酱离开之后终于又要迎来一个维酱了。”

       最后这句话让勇利忍不住生出几分伤感,维酱已经看不到维克托了......他用手指抹去眼角的湿意,正要挂电话,宽子的声音再一次传了出来。

       “对了小勇利!你姐姐让你照顾好自己,她说她现在没法天天盯着那个俄罗斯老男人,”说到这里,宽子忍不住笑了一声,勇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两声笑如同窗外明媚的阳光一般驱散了刚刚的伤感,“你要保护好自己!”

       “当然!替我向真利姐问好!”

       挂断电话,勇利放任自己后仰倒在一团糟的床上,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住。

       他以为他会想起很多事,想起很多过去,但现在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安逸的空白。

       

       该去吃早餐了。

       他坐起身,反常的将依然团在一起的被子扔在身后。

       顺便告诉维克托自己的决定,嗯,顺便。

       他一路简直蹦跳着到了厨房,却发现一向敞开的房间关着门,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悄悄从门缝里向内看去。

       维克托抱着手机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几乎僵在门口的时候,维克托终于动了,他松口气将自己差点贴在门上的手收了回来。还好维克托没有注意到他,他想,这个时候应该离开才对,即使是伴侣也需要自己的私人空间。但他为这个念头感到难受,又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决定继续等下去。

       他看到维克托表情复杂,十分犹豫地在手机屏幕上按动着——最后一个键尤为踟蹰,几乎用了整整一分钟。

       维克托将手机贴在了自己耳旁。

       “......”静默了几秒,他终于听到了维克托念出第一个单词,如果用他那蹩脚的俄语水平没听错的话,那个单词是“爸爸”。

       勇利惊愕地睁大眼睛。

       他从未听维克托提起他的家人,从未。

       冷静点!他不可能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勇利对自己说。

       紧接着他听到维克托嘴中咬出剩下几个单词,声音轻得有些模糊,但他还是分辨出来了:

       “我要结婚了。”


TBC


评论(1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