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6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5


       3月30日芬兰赫尔辛基,男单短节目打响。

       维克托在之前的抽签中抽到了相当靠前的位置,这也给排在他后面的大部分选手无形中增加了相当的心理压力——谁都不知道,这八个月的休养为这个回归赛场的冰上帝王带来了什么,之前的几场地区性锦标赛他是以恢复为主,并没有展现出他最高的水准。

       更何况,包括克里斯在内几个等待在后场区心理素质比较好的选手们都忍不住看向勇利,他们俩用的是相同的选曲,尽管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明说,但已经和公开没什么区别,想到这里,总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心绪。

       ——果然又来了,开场前的吻戒指。

       披集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勇利却只是专注于场中,虽然训练期间维克托的两套节目他都完整的看过,还是单独表演,但这毕竟是维克托复赛以来他们第一次同场竞技。

       根本掩盖不住内心的雀跃,同时作为对手和恋人的身份。

 

       维克托的表演开始了。

       如果说勇利的EROS引诱性比较强,维克托的EROS就是更强调侵略性了。

       每一个手势,每一个步伐,仿佛都在说:不要逃避,打开你的内心,我想看。

       跳跃是一如既往的完美和精湛,简直让人嫉妒。时间似乎对他格外宽厚,二十八岁的“高龄”对他仿佛没有任何影响,不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虽然真相只有他本人知道。

       考斯腾上的黑羽张扬到像是在整个冰场飞舞,最终停歇在他的右手上,宣布了自己的选择与归宿。

       全场安静了一秒,随即爆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尖叫和欢呼,所有的观众,不分国籍,不分性别,都在为这位强势回归的冰上帝王呐喊——他向全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自信,以及,对于自己人生,英明而又果决的掌控。

       即使是在客场芬兰赫尔辛基,也没有人能得到比这更加狂热的喝彩了,这是长久以来凝聚,又在时间中短暂积淀后再次爆发的感动。

       只为他,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但紧接着,被他们视为神明的花滑传奇却转身跑着滑向K&C,一把将场边等待的勇利抱入怀中,凭借着身高的优势,甚至举着勇利在空中转了半圈。

       看着大屏幕,全场的冰迷忽然有种后悔鼓掌的冲动。

       雅科夫头疼的捂住了脸,决定不去那条被包围了的长凳上凑热闹,哪怕这本应是教练的责任。

       “最终得分是,115.43分!”

       “什么啊,居然没破纪录。”

       听见维克托有些不满的嘟囔,勇利好笑着把他的脸转过来,给了他的鼻尖一个kiss,“你也给尤里奥留点面子吧,刚刚刷新纪录三个月就又被刷了回去,他会气死的。”

       “啧,这赛季权且放他一马。”维克托撅着嘴转过身去,从一旁黑着脸却难掩欣慰的雅科夫手中接过自己的教练牌。

       “马上就到你了呢,勇利。”

       两人额头相抵,他笑着亲了他最爱的学生一口:“加油!”

 

       勇利总是能在每一次重要的比赛之前发生某些惊人的改变。

       从温泉ON ICE一直到即将到来的世锦赛。

       他发现,之前自己构思的小镇美女的故事已经有些偏离他的情感表达了,他也必须做出一些改变。已经和维克托认真的在一起了,小镇美女最终抛弃美男子的结局,并不适合他们,而最恰当的结局应该是——

       原本只是想要得到忽然来到小镇上的美男子的心的女子,却在这场恋爱博弈中越陷越深,最后和美男子一起坠入爱河,难以自拔。

       这样一来,原本在结尾前甩手的动作被替换成一个徘徊的绕行最终回到原点的拥抱。

       乍看起来节目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但勇利看着在场边的维克托,摆好的开场姿势,他知道,他一定明白这个微小的变动意味着什么。

       勇利再一次刷新了个人最佳。

       116.28分,虽然同样没有破尤里的短节目记录,但却收获了维克托一个暴风雨式哭泣的抱抱。

       随后被尤里再一次一脚踹下K&C区的长凳:“还让不让别人等分了!”

 

       隔天的自由滑之后,勇利凭借219.36的高分,加上短节目335.64的最终得分,站上了颁奖台最高的位置。

       原本还能得到更高的分数——他将两个4T中的第一个改成了4Lz,虽然因为摔倒被扣掉三分,却没有影响他节目的整体发挥,这也使得其他选手发现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可怕事实:明明都已经24岁了,胜生勇利在包括跳跃在内等各项技巧中依然在不断进步着。

       维克托都已经28岁了还在滑,勇利才24岁......四年不信他掌握不了4Lo......又一个五四青年要诞生了......观众区域,季光虹抱紧手中的小熊玩偶,有些崩溃地想到。

       勇利的身边分别是维克托和克里斯,后者被挤下了万年老二的位置,这让他在颁奖结束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在招待会上宣布了正式退役,“我可是正常的人类,”他意有所指的说道,“我还很关爱后辈。”

       维克托故意无视了他。

 

       4月2日,最后一晚的表演赛中,观众们觉得自己的票买的简直有问题。

       明明是男单的表演赛,又多了一场双人滑。

       先是克里斯一个人滑了单人节目,紧接着却是金牌得主胜生勇利的单人版《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看到之前大奖赛表演滑中维克托该出场的地方没有出场,所有人都有了预感——等会儿他们的冰上帝王肯定会搞事情。

       勇利滑完后简直像是速滑运动员一样赶着退场,灯光暗下去,前排几个眼尖的观众还是看到了。

       比往常稍微久了点的等待中,INS上已经被疯狂的预警刷屏。

       等到报幕响起,场中的尖叫比大奖赛后更加夸张。

       更多的人叹息着捂住眼睛,却又忍不住红着脸从指缝里偷偷往外看。

       “接下来是男单银牌得主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表演滑,曲目改编自《Tango De Los Asesinos》①。”

       暗红的灯光,加上两人相同的红黑配色的服装,更是将气氛炒热到新的高度。

       他们并没有从一开始就滑到一起,反而是从冰场的两端徘徊着不断靠近彼此。

       没有跳跃,单纯的步法变换依然让观众不住地赞叹。

       最初的小提琴持续了很久,却并不让人感到厌烦。中途开始加入钢琴、长笛和鼓点,两人的手终于牵在一起。

      互换着男步和女步,他们将冰面当作舞池,方寸的大小似乎跳出了整个世界。

       暧昧又缠绵。

       细碎的钢琴声逐渐淡去,紧接着小提琴和鼓点一同炸响,音乐声骤然激烈起来。

       每一个重音上都踩着一次跳跃,两人互相交换着,短短30秒的时间里,一人一个没有重复的一直从3T跳到3A,最后以一个一周的抛跳作为结束。

       仿佛无止尽的欢呼声中,这个赛季最后的比赛终于落幕。


TBC


①Tango De Los Asesinos:电影《史密斯夫妇》配乐,特别有味道的一首曲子,尤其是最后三十秒。


PS.想说点别的不太相关的东西......冰雪运动真的都是非常危险的运动,我训练的雪场上周刚撞断腿一个,这周直接撞死一个......吓哭了。

单纯说滑雪,新手一定找教练,老油子一!定!不!要!瞎!几!把!乱!钻!小!树!林!尤其是刚下过雪的那种,你根本不知道看上去很平整的粉雪下面是石头!还是大坑!

评论(2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