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5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4


       意料之外,却也是意料之中。勇利想。

       五分钟前,他走进冰场,看到维克托正在场边做着动作练习,看到他来了,只是笑笑,并没有说什么,勇利也安静地看着。

       四分钟前,维克托进行了几个简单的拉伸,似乎故意不去看勇利的眼神。

       三分钟前,维克托脱掉了运动服外套,里面深色却并不全黑的考斯腾让勇利想起了海洋,不,更准确的说是夜空,无月的,连星星都黯淡下去的夜空,似乎要吞噬一切,却又笼罩大地,包容衬托万物。

       两分钟前,维克托坐在场边的长椅上,这次换勇利单膝跪在他面前,替他脱掉冰刀套,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在他的冰鞋上小啄了一口。

       一分钟前,维克托走上冰场,滑动几圈之后,停在正中间的位置,双手下垂,半低着头,似在默念着祝福,又如在回忆着过往。

       而现在,九点整,勇利的眼中只剩下满满的维克托的身影。

音乐开始了。

 

       由微弱渐强,如月缓出而行。

       勇利仿佛看见,维克托的银发,在冰冷的空气中散发着微光。

       几个简单的手势,几个停顿的音节,勇利便听出来了。

       The Music of the Night

       《歌剧魅影》吗......但没等他想太多,滑行就把刚刚开始的对剧情的回忆打断,并且强势地霸占了勇利所有的思考空间。

       Night time sharpens, heightens each sensation,

       Darkness stirs and wakes imagination......

       冬日圣彼得堡的夜总是那么漫长,上午九点,冰场外的天色尚且没有褪去,便被维克托的双手轻而易举地重新拉入夜幕的深沉。

       Slowly, gently, night unfurls its splendor,

       Grasp it, sense it, tremulous and tender......

       音乐明明仍在回响着,歌词也萦绕在耳畔,但勇利却已经被冰面上的舞者带入一个无声的,只剩下模糊的光影和清晰的人影的世界。

       Turn your face away from the garish light of day,

       Turn your thoughts away from cold unfeeling light,

       And listen to the music of night.

       【不要再去理会那些令你烦恼的过去,只看着我,只看着你自己,忘掉那些埋在你心底的不安和伤痛。】

       Close your eyes and surrender to your darkest dreams,

       Purge your thoughts of the life you knew before,

       Close your eyes let your spirit start to soar,

       And you’ll live as you’ve never live before......

       维克托不是以韧性见长的选手,却几乎将自己揉成一团水:没有鲍步,但比初雪更轻柔;没有燕式更没有贝尔曼,但连呼吸都似乎在低声轻语。

       跳跃的进入与滑出都和步法浑然一体,没有像之前节目中明显又张扬的起跳动作。

       重复的旋律,和一句比一句更深情的歌词,还有越往后难度越高的接续步和旋转。

       【想想你滑EROS和YURI ON ICE时多么美。】

       【你知道的,你在滑行上有着多么迷人的魅力,承认它,把它展现出来。】

       【这是我从GPF决赛短节目滑完的那个晚上开始,一直思考的,直到不久前才确认的,我能以教练的身份,最后所能教给你的东西了。】

       勇利听懂了,也看懂了。

       他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却挡不住在胸腔中激荡地越来越强的感动,和笃定。他费了不知道多少力气才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Before的尾音还未散去,下半段的表演已经开始。

       Floating, falling, sweet intoxication,

       Touch me, trust me, savor each sensation.

       维克托一手向前伸去,一手轻轻扯住自己的领口,在倒滑中加入一段简单的编排。

       你个笨蛋,色情狂笨蛋......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Let the dream begin, let your darker side give in,

       To the power of the music that I write,

       The power of the music of the night......

       一个三周一周三周的连跳,随后接了蹲转。

       Open up your mind, let your fantasies unwind,

       You and I can make my song take flight,

       Help me make the music of the night......

       【拜托你了勇利,不要再犹豫了。】

       【我想要在这最后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结束的现役生涯中,滑出我最完美的作品。】

       【而你,也要滑出你最完美的作品。】

       【我相信你,可以比YURI ON ICE更完美的。】

       ——他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但他们却又还有着时间。

       这两句话不知道为何突然出现在勇利的脑海中,让他想哭泣,想大叫,又想欢笑。

       最后他张了张嘴,发出了两个音节:

       “I do.”

       I do.

       以及另外两个:

       “You too.”

       谢谢你像我相信你一样相信我,维克托。

 

       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勇利却觉得一直笼罩在自己心头的阴影完全消散了。

       他从来没有这么迫不及待地想去比赛。

       不只是想滑冰。

       是真的想比赛。

       更准确的说,是给观众看的比赛。

       这大概就算是在冰上脱光光了吧?想起之前维克托的话,勇利不由自主地勾起嘴角。

 

       挥别年长的爱人,虽然是独自一人坐上飞机,但勇利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关机前,手机震动中,屏幕上出现一行字:“我爱你,加油。”

       勇利认真地在键盘上打下回信:“我会看着你的,加油。”

 

       全俄锦标赛正好比全日锦标赛的赛程早一天,这使得两个人虽然相隔万里,却至少能在电视机前观看对方的比赛。

       维克托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尽力恢复竞技状态了,但毕竟间隔了八个月,少数几个跳跃在着冰上有些不稳。

       尤里却是第一次和维克托在同一个冰场上竞技。难以压抑的兴奋和竞争心,借着大奖赛决赛尚未退去的巅峰状态,尤里在短节目堪堪被压了两分的情况下,于自由滑上奋起直追,刷新了自己个人最高的同时,以0.53分的微弱优势胜过了维克托拿下了金牌。

       勇利遗憾交织着喜悦的心情还没酝酿完毕冷却下来,就看到电视里的维克托撅着嘴两步跑下领奖台,不顾雅科夫的怒吼和尤里的嘲讽,直接消失在屏幕中。

       果然,电话响了。

       “维克托!你居然没拿到金牌!”勇利接起电话就抢在前面不让维克托先开口。

       那边维克托本来有些微妙的情绪被勇利带着几分调侃却没有半点失望的语气直接打破,噗地一声笑出来,“没有金牌勇利是不是就嫌弃我了?”

       “怎么可能!我喜欢的是维克托又不是维克托的金牌!”勇利也笑着怼回去。

       两个人交谈中没有任何阴霾,虽然没有提起,但包括一旁看着维克托笑成心形的嘴的尤里都知道原因。

       维克托在这次全俄锦标赛上的得分构成,与曾经五连霸时期的完全不同:

       以前的节目永远都是远高出其他选手一大截的技术得分加上稍微逊色但不落后的节目内容分。

       这一次则是遥遥领先的节目内容分和紧随其后的技术得分。

       但想想这还是维克托还没完全恢复竞技状态的得分。

       而恢复之后......

       尤里简直想把自己的手机摔在依然喋喋不休打着电话的维克托身上:你这个都28岁的老头子了得分怎么还这么逆天你是外星人吗?!采访时居然直言不讳地说这次节目的主题是热恋!呕!

 

       第二天,勇利在美奈子的陪同之下毫无意外地获得了全日锦标赛的冠军。

       耀眼的金色在勇利的胸前闪闪发光。

       明明以前不是没有拿过金牌,但这一次,勇利将那块坚硬冰冷的金属紧紧握在手中,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把它捂得火热,当它挂在维克托的脖子上时,他笑着将它抓在手中亲吻那体温的热度,随后将自己的银牌挂在勇利胸前,两人在机场毫无顾忌地抱成一团。

       对原来的自己而言,奖牌多到可以让马卡钦每天换着叼着玩一个月不重样,银牌更是基本上直接压箱底,暗无天日。

       但这一次,维克托将两人一金一银两块奖牌放进新买的陈列柜里,笑得像个傻瓜。

 

       尤里催着两人收拾东西,他和维克托马上就是欧洲锦标赛,随后则是勇利的四大洲锦标赛。

       捷克的俄斯特拉发,彻底恢复状态的维克托相当干脆地干掉了俄罗斯年轻的小将获得金牌。十天之后的韩国江陵,勇利却被克服了心魔并跳出Clean的4Loop的JJ压了一头,没能登上最高的位置。但紧接着在日本本土札幌举办的亚运会上,勇利再一次斩获一枚金牌,被蜂拥而至的日本媒体冠上“大器晚成的最强王牌”的称号。

       受刺激最大的却是尤里。

       看着两人越发逆天并且稳如狗的节目内容分,他下定决心下赛季一定要自己选曲,并且,自己编舞。

       维克托却凉凉的给他浇一盆冷水:“你之前的表演滑Welcome to the Madness就是你自己选曲编舞来着的吧?哪里是滑冰?明明就是蹦迪。”

       尤里决定一周之内拒绝和这个老头子说话。

       而现在,最重要的事,则是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后,他们这个赛季最后的盛会,世界锦标赛。

 

TBC

 

       想到一个特别有趣的可以用于开车的梗,等我酝酿到把世锦赛的内容写完⁄(⁄ ⁄•⁄ω⁄•⁄ ⁄)⁄。

评论(1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