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4

CP维勇维互攻,个人续写第二季

前文接 Chapter3


       对维克托而言,这两周在俄罗斯的训练一如八个月前的重复,却再也不单调。

       不经意间听到维克托和勇利的对话之后,米拉等人对维克托表达了十分强烈的不满,却在勇利有些尴尬的时候主动把他拉到一边。

       “勇利,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跟你在一起之后,维克托像个人多了。”

       “......诶?”刚刚还颇为紧张的勇利不由得安静了下来。

       “你知道他原来是什么样子的吗?我们整个冰场的人基本上没有不崇敬维克托的,哪怕是尤里,虽然嘴很毒,却也把维克托当成唯一的目标来超越。但维克托却仿佛对除了滑冰之外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米拉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他把自己献给了滑冰,冰场之下,对谁都很友善的样子,却对谁都很疏远,有时候我甚至有点怕他。”

       勇利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出神地看着仍在冰面上滑行的维克托。他虽然十几年来一直在憧憬着这个人,但除了比赛,却没有看过他曾经训练时候的样子,很难想象这个自从成为自己教练之后每天都比之前更加活泼(......原谅他能想到的更合适的词只有幼稚)的男人之前在日常生活中是米拉口中描述的那般“不近人情”。

       他忽然发觉他只拥有维克托短暂的八个月的时间,而之前的二十七年,他们曾是多么遥远,勇利忽然觉得有点难过,但一想到自己用短短的八个月时间就带给维克托这么大的变化,又忍不住升出来一种隐秘的窃喜。这两种心情在他的胸腔里揉成一团,化作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

 

       这天训练完回到家的路上,勇利都有些出神,维克托却总是能感受到他想法的样子,当两人吃完晚餐之后,把勇利揽住一同靠坐在沙发上。

       “......勇利,之前有一个问题,我对你说谎了哦。”

       “......?”

       “你记不记得还在长谷津训练的时候,我想方设法让你打开内心,你那天特别累的情况下吼了我一句‘在冰上脱光光有谁会开心啊!’”

       勇利愣了一下,想起来了,维克托当时回答的是......

       “我当时回答的是‘至少我会。’”

       “但怎么说呢,至少就现在而言,当时我说的不是实话。”维克托半闭上眼,换了个姿势,枕在勇利的大腿上,“遇到你之前,我的世界里只有滑冰的乐趣,我以为将这种乐趣表达给观众,便是敞开自己的内心。”

       “现在我明白了那并不是全部。”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在乎观众的看法,想要看别人惊喜的表情,想要不断打破别人对我已有的印象......那个时候开始,我对滑冰的热爱就已经不再单纯了,或者说是,单纯的热爱已经不能满足我了。而这一切,我没有办法展现给观众和评委,怕他们不是‘惊喜’,而是‘惊慌’甚至......‘失望’。”

       “我知道我依然热爱着它,但却忍不住想,我跟其他的选手有什么区别呢?他们也一样热爱着滑冰啊。”

       “维克托......”

       “嘘,听我说完,”维克托用食指点上勇利的上唇,接着道“我发觉这种热爱是那么空洞——当你发现,你的记录可以被打破、你的连胜可以被超越的时候,你就会忍不住问自己,我还能在世界上留下点什么呢?”

       这可真是令人羡慕的烦恼啊。这个念头在勇利脑海中闪现,却也只是那么一瞬,就消失了。一闪而过。

       “所以我知道,我必须得在这种热爱之中添加一些独属于我的东西,”维克托沉默了一下,纠正了自己的说法,“不对,应该说是新的,独属于我的东西。少年时候我的那种纯粹的热爱是很难被复制的,但我失去了。”

       “但更令我迷茫的是,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却找不到这种东西。去年我表演《伴我身边不要离开》的时候,其实想表达对曾经纯粹的热爱的怀念,但我失败了,”维克托遮住自己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露出难得一见的脆弱的样子,“原本我这赛季打算滑AGAPE作为短节目,但我做不到像原来那样只想着滑冰的奉献之情,所以又准备了EROS①。然而这样一来,我的热爱就越来越空洞了。”他重复使用着这样一个字眼。

       “所以......”

       “所以你来找我了。”勇利难得地有些孩子气地撅起嘴,一句‘当时是不是想着找到就走?’溜到嘴边却没有说出来,只是拨开维克托那只挡住自己的手,并他额前的刘海,直视着那双迷人的眼睛。

       “......本来我是想找到就走的。”维克托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

       回应他的是勇利有些报复性的捏起他细碎的短发。

       “疼。”只是一个单纯的带着撒娇语气的词,就一下让勇利软了心。

       他叹口气,安抚性的摸了摸维克托的头。

       “但这种崭新的爱,哪里是那么轻而易举地肯让我不付出任何代价就离开呢?”维克托将两只手都伸出来,捧住勇利的双颊,“我发现我完全离不开你了啊。”

       “勇利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呢,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会像这样爱上一个人。”这个人的情话永远都是这么自然而然却又令人脸红心跳,勇利心想,简直是犯规。

       但这样直白的被憧憬了十几年的偶像告白自己的独一无二,还是让生性害羞的勇利有些窘迫。

       “维克托......别说了......”

       “现在不说,我怕你哪天就不要我了。”维克托有些开玩笑地戳了戳勇利红红的脸。

       “明明应该是我怕你不要我了!”勇利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意料的激烈,“我这么普通的一个......”

       “一点也不普通!”维克托强行打断勇利的话,再一次强调道,“勇利一点也不普通。”

       “我......”

       “你去年大奖赛决赛到全日惨成那个样子,还能表现出那么完美的《伴我身边不要离开》,要是去年的我被你们两个YURI像今年这样打破了记录的话,我可能会茫然到崩溃吧。”根本不可能像今年这样产生一种兴奋的跃跃欲试的心情。“如果我没有找到你,找到属于我的LOVE&LIFE,我无法想象那样的日子。”

       “所以我好难过啊。”维克托突然坐起身,有些委屈地对勇利说道,“第一次,第一次我找到了全新的自己,真正可以在冰上脱光光了,你却不能观看我的比赛。”

       “那怎么办啊?我也很紧张呢,上次俄罗斯站自由滑你不在我身边我就失误到那个程度,这次整场比赛你都不能在我身边。”勇利用同样的语气抱怨道,两人的额头紧紧相贴,眼中只有对方的倒影,“你肯定想好要怎么办了。”

       “哦不!我居然都不能给你惊喜了!”维克托大笑着仰躺在沙发上,“明天!明天我只给你一个人表演的自由滑!我要先去冰场准备!上午九点,你要是敢迟到!”

       “怎么可能,我的维恰?”

       其实勇利感觉到身旁已经睡着的维克托还有些更深层的未说出口的忧虑,但他却决定自己去发掘,这是属于他的探索,也是属于他的......责任。

 

TBC


①个人觉得 @mello 太太的第十二集解析中分析的维克托的过去非常到位,这里采用了文中的说法。

本来以为这张能把自由滑写完,但感觉停在这里刚刚好,下章吧=3=。

评论(5)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