羌青

吃肉去微博id翻车专用小号

【维勇维】在冰上脱光光 Chapter1

1.个人续写的大奖赛之后发生的一切,关于维克托的复出和下赛季的全部,以及两人情感的深入发展。灵感来自于第三集片尾预告“谁会想在冰上脱光光啊!”这句话。维勇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2.估计是个大长篇,大纲已写好放心跳坑,就是填坑速度不保证QWQ,只希望能在第二季出来之前写完。

3.CP维勇维互攻,其他角色自由心证。

4.中途不确定有没有虐,但HE保证。

5.本人对花滑并没有特别深入的了解,只好尽量查资料,有什么bug请大家一定指出来,想把最好的一切献给维勇。

并且,特别感谢女票@南途 ,陪我在烤肉店排队的时候一直在想几个主角短节目自由滑表演赛的选曲,还给了我好多灵感!么么哒(づ ̄ 3 ̄)づ。


—————————————以下正文—————————————

       万米高空,飞往日本的飞机在蓝天上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

       在banquet上都喝到断片的勇利和维克托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完美地错过了原本预定的第二天的飞机,只好改签再往后一天,也就是大奖赛决赛结束第三天的飞机回到长谷津,还好前往圣彼得堡的飞机在第四天,但即使如此,两人也得赶着收拾东西寄快递了。

       已经决定好复出的维克托和勇利商量完,决定把主冰场定在圣彼得堡,毕竟欧洲的花滑水平要比其他大洲高上好多,并且身为维克托教练的雅科夫也不可能专门为他跑来长谷津不管其他学生。甚至本来雅科夫已经做好决定将勇利收在门下一起教导。但奈何维克托说什么也不肯让出总教练的位子,气的雅科夫大吼了一句:“我看你这赛季怎么忙!”便不想再理他了。勇利本来想劝维克托两句,然而维克托只是抵着勇利的额头微笑着说了一句:“我没办法想象让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来当勇利的教练呢。”便让勇利抽着嘴角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们彼此都清楚对方的任性程度,非常清楚。


       前一天睡过头的结果就是上飞机后很久仍然一点都不困,勇利又一次无奈地推开蹭到自己身上来的维克托,想尽办法终于找到一个问题。

       “呐,维克托,这赛季就要参加全俄比赛的话,节目都想好了吗?”只剩二十多天的时间,要完成选曲、编舞、设计服装、训练等一系列任务,偏偏维克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弄得勇利着急的同时,不由得有点好奇。

       “短节目的话,我打算把EROS重排一遍,服装的感觉都想好了,这可是我非常钟爱的曲子呢,尤其是看勇利滑完之后,”维克托冲勇利眨眨眼,“呐,勇利也很想看吧?我滑的EROS!”不出意料的看到勇利耳朵发红地点点头。

       “至于自由滑,”看着镜片后微微睁大的双眼,维克托吊足胃口,却坏心的一笑,“嘛,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就知道了,惊喜要保留的哦。”

       “诶维克托!”知道继续询问也无果,勇利气鼓鼓地把头转向一边,却又被维克托勾着下巴挑了回来。

       “倒是勇利,要开始考虑下赛季的选曲了哦,这次我可不会插手。”

       “???”勇利一脸呆滞地看着维克托,这赛季的EROS是维克托定好的,YURI ON ICE也是曾经曲子的重编,基本没费太多心思就定了下来①。但现在维克托的意思,却是毫无疑问地让他自己来决定下赛季的曲目。

       “勇利的话,这方面应该很擅长才对啊。”

       “......擅长......吗?”

       “你的特长在于对音乐的感知,那种用身体来演奏的美感。之前滑别人挑选的曲子都能把音乐诠释得那么动人,自己选曲的话,难道不会更完美吗?我超想看欸!!”

       看到维克托熟悉的星星眼,勇利也不由自主地思考维克托刚刚的话,自己的特长,之前大概真的没有好好发挥出来吧......但是两首曲子都要自己选......好纠结。

       “不过还是要先把这赛季完美结束才对,接下来的全日、四大洲、世锦赛,啊对你好像还有亚冬运会!还是一块金牌都没有的话,我就真的辞职了哦!”

       “怎么可能拿不到!”想到第一次维克托提到辞职时自己的反应,勇利不由得侧过头去红了脸,真是,当时的自己怎么那么幼稚。

       “才不是幼稚呢!明明是你离不开我才对!以后不许随便说分开的话了!”嘴上说着,维克托想到的却是:勇利终于有自信拿到金牌了啊,这种,被自己种下的,因自己而产生的,深入内心的自信。

       “咦咦咦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明明是勇利自己念出声了。”啊脸更红了,好可爱❤!

       没忍住在勇利的耳朵上亲了一口,终于换回勇利气急败坏拿飞机上的毯子把自己一包,闷声说了一句:“睡觉!”

       无声地笑了笑,维克托安然闭上眼睛。

 

       “啊啊啊啊是勇利和维克托!”

       “欢迎回家!勇利!”

       “欢迎回来啊勇利!”

       两人刚一出火车站,便被无穷无尽的欢呼声包围,提前一天回到长谷津的美奈子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抱住勇利,有眼泪滴在他的肩膀上。

       “真是太棒了勇利!还有谢谢你维克托!”

       维克托笑着和美奈子也拥抱了一下,没有和往常一样热衷饭撒,维克托只是抱歉地向周围的人群说了一句明天要赶往圣彼得堡的飞机,人群便主动地让开一条路,虽然还是有好多支持者向他们扔出鲜花和彩带,勇利吓得赶紧拉了一下口罩,却还是在美奈子的瞪视和维克托好笑的目光中僵硬地向人群挥了挥手,引起一片更大的欢呼声。

 

       最后泡了一次温泉,就到了离开的时候。

       “抱歉啊爸爸,妈妈,姐姐,大家,马上又要走了,又要有好久没法回家了。”

       “我们才要说抱歉呢,一直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比赛要加油哦!勇利!维酱!”

       “谢谢妈妈!”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勇利被这声“妈妈”弄得一僵,虽然之前有纠正过,但维克托一直分不清的样子,只好任由他跟着自己胡叫,但大奖赛完两人确定了恋人的关系之后,这个叫法却显得异常明显,简直像是......故意的。

       悄悄转了目光去看维克托,却意外对视在一起......果然是故意的。家人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着维克托的目光更亲切了些,难不成昨天晚上自己睡觉之后维克托跟爸妈说了些什么。

       “维酱,勇利就拜托你了,这孩子一直特别内向,终于能打开自己的内心,我们真的很开心。”对勇利来说,宽子最后的道别在耳朵里怎么听都奇怪到意味深长,目光怎么感觉都在看向两人的戒指,简直想要落荒而逃,带着随身的行李,顶着真利“养了好多年的猪被白菜拱了”的目光,被维克托大笑着牵着手往火车站去了。

       勇利内心原本的不安在拿到银牌、确定心意之后基本上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直在他内心不曾分明的占有欲。而耳畔萦绕的轻松笑声,维克托脸上这种完全不同于以往自己单纯身为粉丝时看到的,如同发着光一般笑容......真的,好喜欢。

       这是我带给他的笑容,这是属于我的,维克托。

 

TBC


①虽然自由滑的曲子很长时间才拿到,但想到YURI ON ICE之后便再没纠结,主题也很完美,所以我认为没有费太多心思。


评论(12)

热度(251)